栗子媽

栗子是經過動物醫院絕對不會進來的米色中型米克斯狗,因為他連打預防針都不能忍受,但是他常陪栗子媽來。
因為他總是在青年公園千挑萬選的告訴栗子媽誰是乖巧的落難對象,然後栗子媽也毫不吝嗇幫助這些正被發情公狗們團團圍住的母狗,帶她們來動物醫院除蚤,健康醫療與結紮。
栗子媽從來不會像買菜一樣的跟醫生狂殺猛殺的談價,不是因為她很有錢,也不是因為本院免費,幫她申請結紮補助她還會不好意思,可是我們深知他是最有資格領補助款的人。
小米,黑桃與現在的彎彎,她們都是中型犬,這還不包括撿到的小狗與小貓,有多少人面對買來的名貴狗貓或家人養的寵物都不願意花錢打預防針看皮膚病,但是栗子媽卻盡其所能的付出,我總是看她歡喜做,甘願受,她一路看著本院越養越多的狗跟貓,她關心動物醫院工作人員們的辛苦希望我們保持健康,她擔心我們對她的優惠收費會不會成為負擔?其實她比一般人都微恙,但是她比誰都更願意付出~

  對有愛心的客人,很抱歉我們常問:有沒有可能再養一隻狗或貓?有沒有認識的人可以養一隻狗或貓?有時看到幫忙送出去的狗貓回來,健康平安被人疼愛,這才是動物醫院經營的動力,也因為有栗子媽這樣的人,我們也才有辦法再去面對那些惡意遺棄或不當飼養的人,如果你也能和我們一樣堅持,用領養代替購買,用結紮代替撲殺,黑桃和彎彎就會有個家。


動物醫院的美麗與哀愁

最近有兩隻重症的狗用不同的方式上的天堂,坦白說這兩隻狗重挫了我的照顧臨病動物的生活...我嚴重感冒了兩週,從不眠不休照顧嘟嘟開始,到兩隻狗都走了,事隔一週我說起這些事給母親聽居然還是淚不只~現在請聽我訴說這樣的哀愁....< <"
我在想選擇這樣的工作是不是很蠢,待了四年無論遇到什麼狀況倒是第一次有這樣的念頭,畢竟我一直把它當作是這一生最重要的課題~因為至少能夠不離不放棄的陪他們到最後,讓牠們知道牠們一點也不孤單~可是你知道雪納瑞走的時候耳朵會張開嗎?我自己養了兩隻年輕的雪納瑞,看到這片段,my heart broken.....很少醫療工作人員願意去談生命的結束,畢竟醫療是用來救命的,但是生命總有盡頭,尤其你請拼了命救牠的獸醫親手安樂牠,若不是良善者不願小動物面對死亡邊緣等待的痛苦,誰願意執行...這對你的獸醫來說真的很殘忍,所以除非不得已,否則請不要任性的告訴你的獸醫你想安樂你的寵物,這簡直是在考驗獸醫師的耐性.

我心中只想讓病患雪納瑞meimei不感到孤單,那天做的是安樂,牠的腫瘤與腎衰竭已經將他折磨的快抬不起頭來,她這幾天往下摺又往中間摺的耳朵,讓我以為她訴說著友善,後來我才知道牠是不舒服到摺起來的,像痛到糾結一樣.....一般安樂的步驟是先打麻醉,讓小動物睡著,再打安樂藥劑,接著心跳與呼吸接著停止,這樣才叫做安樂,但是當第二針打下去的時候,meimei的捲摺起來的耳朵慢慢張開,我....不知道該如何用文字表達我狂下的淚與傷痛的樣子.....

看到寵物的病痛很苦,陪著心碎的飼主一路走來也很苦,我們告訴meimei的主人考慮安樂時,我看到他陷入了一個漩渦裡,在漩渦裡打轉的他一方面不捨得他的寵物如此這般的病痛,他說他從來沒有看過miemie這麼不舒服,儘管一路走來醫院也跑了好幾次,但是就是沒有這麼瀕臨失去過.當他問我們若我們面對他這樣的處境時會怎樣做選擇?我說我不會讓他這麼痛苦,這麼說出來時我和主人的痛苦已經超過我們所能負擔;而醫生說,就算知道在醫療上應該做腹膜透析,但就情感的層面而言,他個人清楚的明白13歲的meimei再活也沒有多久日子,也不會有什麼品質,但我們沒有人可以幫他做決定....meimei的主人在另一方面真的不願意"選擇失去",因為那等於放棄,也就是我們當下就要失去她了..... 

滿出來的淚,握著meimei的小狗手,告訴她再也不會不舒服囉~然後我彷彿看到另一隻年輕可愛的雪那瑞,在病房的地板上輕盈的跳躍,在模糊的眼框中興奮的奔馳消失~



呼朋引伴的的台灣米克斯

我一直認為邱媽媽是一個相當有智慧的人,關於她和牠們的故事,這只是其中一段,不知道你會不會和我一樣笑中有淚。

邱媽媽家裡有一隻16歲的老博美,固定在動物醫院拿藥,她希望老狗爺子能維持健康才有良好的生活品質外,她與貓也相當有緣,永遠有貓咪會來他家庭院等放飯。不同的是,工作的地方有鄰居養台灣土狗 -小黑,也跟她維持很好的互動,因為邱媽媽總會幫她換掉不乾淨的水,會建議她主人別老是給他吃廚餘,說真的小黑是狗不應當豬養可不是?

有一天小黑不知去哪裡呼朋引伴的帶回了同樣是中型的棕色土狗斑比,他們一起遊戲,一起作伴,但他總是隔著四米的距離,看著邱媽媽與小黑的親暱,直到過了三天,他才慢慢的接近邱媽媽與的行列,變成三人行的友好狀態,邱媽媽給斑比溫飽,這是工作的地方,他想不過就是多關心一隻小狗罷了 ~而小黑也很能接納斑比的爭寵,於是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個童話故事還沒一半呢 ~經過四個月 ~那天又出現了一個新朋友~淺米色的黑嘴狗媚媚,看來又是牠們呼朋引來的夥伴。媚媚更黏人,擔心邱媽媽下班猛追車子跑,某天原來只是瘦的媚媚,沒想到肚子更扁了,她應該是在街腳的空屋可能生下了小狗,但是都不見蹤跡,緊接著沒兩天又被車撞到,心疼不已的邱媽媽帶他就醫,怕他健康狀況不佳,於是晚上將她帶回家,白天帶她一起上班,但這些都是因為邱爸爸的認同才有辦法達成,原來邱爸爸也是性情中人 ~媚有了溫暖的家,也將老爺狗哄得開心,大家和樂融融,媚從當初的 12KG到今天的 20KG,這一切我們都看在眼裡,我看到邱媽媽的無怨無悔與菩薩心。從看到媚至今大概又過了四個月,這下可新奇了,對街又來了一隻乳牛狗,從膽怯到跟小黑、斑比、媚媚、邱媽媽玩在一起,這是什麼狀況勒,平均四個月來一隻狗,邱媽媽怎消化的了,中間小黑罹患心絲蟲的醫療與斑比、媚的醫療和溫飽,幾乎都是邱媽媽包辦,連鄰居都覺得不妙,熱心的鄰居就將乳牛狗半騙半就帶到青年公園「野放」,結果經過三週,乳牛狗居然回到了原來的街腳,大家都傻眼了更無法想像他是如何辦到的 ~邱媽媽感嘆著他的堅韌,他兒子說:「媽 ~這樣的狗應該可以養吧,給他一點機會嘛」;於是幫乳牛狗洗了香噴噴的澡,計畫著盡快帶他來醫院健檢、驅蟲、打預防針的事情,可上帝開了一個大玩笑,因為隔天乳牛狗因為突發的車禍當場死亡,邱媽媽的譁然與淚,交織著一幕幕她曾想給乳牛狗的幸福,她告訴我這件事,我知道我們除了失去了天真的乳牛狗,還深深的跌到了挫折與無奈裡。



到動物醫院來敲門的巴布
近日若有到古德的客人,應該都有被巴布騷擾到,他是一級天真又天才的狗,居然選定我們動物醫院,自己開門進來,找工作人員與醫生玩一玩,喝喝院貓的水,吃吃貓飼料,就去手術室捲一圈睡了起來;話說有一半的狗到過動物醫院後,不是會繞道不經過就是停在一個街區外不敢靠近(當然也有很愛來的天真小狗),可是這隻小狗的行為也太大方了,他難道不知道有小狗在家裡聽到「詹醫師」這三個字就會發抖嗎?他在第一天打烊時很自然的踏上詹醫師的摩托車,詹醫師繞了一下下才擺脫巴布飛毛腿的追逐 ~但是這樣的夜,巴布將何去何從?詹醫師知道我這個愛心太太的憂慮,直說明天看到他再說 ~!<
結果你知怎麼的?隔天我上班的半小時內他就出現了,一如昨日般的熱情與開朗,我擔心今天的寒流或街上想吃香肉的人會因為他天真而捕殺他或捉弄他給他套橡皮筋在嘴上之類的,所以我將他安置在住院部,他每天下午與晚上都會放風,自己進出動物醫院,自己去外面上廁所,自己找路人或醫院的客人玩,不會超過十分鐘他一定會回來,我幫他滴了蚤不到怕有外寄生蟲,可是他皮膚好的很,一點皮膚病或過敏都沒有,只能說他的體質太適合流浪了 ~可是這樣一來,也造成了我們的困擾,例如他破壞了住院病房的安靜,只要有人來探病,他就以為要顧家,吠了起來 ~例如他醫院樓上樓下跑的讓客人以為我們怎麼可以放任這不知是客人還是醫院的狗跑來跑去,既冤妄又無奈 (他只不過就是喜歡跑來跑去罷了 !)
感謝有緣人認養!